中国书画精英网
致力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传承与弘扬,为您提供业界动态、拍卖资讯 、展览信息、历代现代名家书画名家介绍、书画知识、书画投资、书画作品欣赏、网上画展、书画大赛信息。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名家轶事

《兰亭序》真迹的千古之谜

2017-12-08 14:48:45 中国书画精英网 阅读

  我国是一个拥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经历了无数次的朝代更换,为人类留下了许多灿烂的文化瑰宝。但不幸的是,有一些文化珍品已经下落不明。在所有失传的历史文物中,最让人惋惜的当属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序》真迹。

4ad900038a3bd677b9da.jpg

《兰亭序》部分

  我国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写了幅闻名于世的作品,叫《兰亭序》。

  它写在蚕茧纸上,共28 行,324 个字。凡是相同的字,写法都不一样,写得笔走龙蛇,出神入化,是精品中的精品。

       公元353年的三月三,王羲之邀集了一些士族名流到兰亭过节,借着节日,饮酒诗赋,畅快淋漓,人人挥毫共得佳作30多篇,合为一集。群毕,大伙儿一致让羲之为该集子做个序,以求完整。此时,羲之早已经八分醉意,借着酒兴,秉着雅兴,提笔黏来,一气呵成。字随人动,人随字转,好不潇洒。落笔之后,连他自己都惊叹不已,感叹说"此神助耳"。此序成为中国行书的绝代佳作。

  隋朝未年,这幅书法珍品保存在他的七世孙智永和尚手中,智永去世前,把它交给了自己的爱徒辨才,要他好好保存,不得遣失。

  辨才将它视为拱壁,对它极其爱护。他怕有人将这幅珍品偷了去,便在卧室的大梁上挖了一个洞,将它珍藏在里面。

  唐太宗李世民特别喜欢王羲之的书法作品,空闲时常常观摩欣赏,临摹学习。

  他派人到处征求、购买王羲之的作品。时隔不久,所有的珍品几乎全弄到了,惟缺珍贵无比的《兰亭序》。

  一天早朝,他向臣下问道:“诸位爱卿,你们可知王羲之的《兰亭序》落于何处?”“陛下,”一位老臣说,“ 《兰亭序》是王家的传世珍宝,过去一直藏在他家。他的七世孙看破了红尘,出家当了和尚,取了个法名叫智永,《兰亭序》也就随他带进了绍兴的佛寺。据说,智永临终前把它交给了爱徒辨才,辨才将它珍藏起来。”既然已经知道了《兰亭序》的下落,唐太宗便千方百计地要把它弄到手。

  他连忙下了道圣旨,将辨才召到长安,安排在宫中讲经处,给予他优厚的待遇。

  一天,唐太宗召见辨才,先是装模作样地问了一下讲经的情况,然后转入了正题。

  唐太宗突然问:“辨才大师,你是否见过王羲之的《兰亭序》?”辨才听了心里一惊,随即定下神来,答道:“先师智永大师在世时曾经见过。”唐太宗又问:“现在它在何处?”辨才说:“师傅归天之后,历经战乱,《兰亭序》也就从此失去了下落。”人们都说《兰亭序》在辨才手中,如今他来个不认帐,唐太宗皱起了眉头,对这个和尚无法可施。

  过了几天,唐太宗又向辨才问起这件事,辨才还是这么回答。几次下来,弄得唐太宗也有点儿半信半疑。

  既然弄不到这幅珍品,将辨才留在宫中也无用,唐太宗便打发他回绍兴去。

  唐太宗不肯就此罢手,派人四处调查,认定《兰亭序》确实在辨才手中。

  他又下了道圣旨,将辨才召入宫,追问《兰亭序》的下落。辨才一口咬定在战乱中丢失,如今不知落于何处。就这样,皇上将辨才从绍兴召来三次,都没有问出个结果。

  唐太宗召来亲信,对他们说:“王羲之的书法作品,我特别喜爱。人们传说,他的书法作品以《兰亭序》为最,可惜我无幸看到。为了这件事,弄得我日思夜想,食不甘味。辨才这个老和尚,年纪已经这么大了,留着它还有什么用,可就是偏偏不肯献出!你们谁有办法,能把《兰亭序》弄到手?”左丞相房玄龄道:“陛下,监察御史萧翼,是梁元帝的重孙,对南方的情况比较熟悉。他很有才干,足智多谋,若是派他前往,一定能把《兰亭序》弄到手。”唐太宗听从了房玄龄的建议,单独召见了萧翼,跟他商量这件事。

  萧翼说:“要是让我以朝廷使臣的身份前去,辨才一定矢口否认,徒劳往返。我想以平民的身份前去,细细地察访这件事。”唐太宗听了点了点头。

  萧翼提出个要求:“我还想拿几幅王羲之、王献之的作品带去,这样便于我跟他往来。”唐太宗听了,立即让人拿了几幅给他。

  萧翼穿上便衣,乘上商船,从水路到了浙江绍兴。一天傍晚,他换了件又肥又大的破旧黄长衫,装扮成个山东的穷书生,到辨才和尚的庙里去。

  他一边慢慢地欣赏墙上的壁画,一边留心庙里的动静。到了辨才和尚住的小院门口,他故意停下脚步,轻轻地吟起诗来。

  辨才见到了他,上前打了个问讯:“施主从何处来?”萧翼连忙施了一礼说道:“在下是北方人,带了些蚕种到南方来卖。沿途遏上佛寺,我都去随喜。今日有缘,得见老禅师。”辨才跟他说了几句话,觉得他谈吐不俗,于是请他到屋里去坐。

  两人下了一盘围棋,又去弹琴,弹了琴又去投壶,玩双陆,兴致勃勃地玩得很高兴。

  玩累了,两人又坐下来谈经说史。他俩都是一肚子学问,说得头头是道,有根有据。

  辨才高兴地说:“有的人交往了一辈子,仍然像是新相识的一般,有话说不到一起。有的人刚刚相识,就像老朋友一样,谈得非常投机。我们如此有缘,望施主不要客气。”当晚,辨才便将萧翼留下。他让徒弟端来酿好的药酒和各色果品,两人便高高兴兴地喝起酒来。

  辨才说:“施主,有酒无诗,便觉无趣,我们何不胡乱吟上两首助兴。”萧翼拍手笑道:“好主意!好主意!”辨才提议道:“我们抽签如何?抽到什么字,就以什么字为韵脚。”萧翼连声附和道,“此法甚妙!此法甚妙!”辨才拿来签筒,递到萧翼面前,说道:“施主请。”萧翼连忙轻轻推开,道:“大师先请。”“那就有僭(jiān )了。”说完,辨才抽出一支签,是个“来”字。

  辨才略一思索,挥毫写下一首:新酒一坛方启开,新朋远自万里来。身披云雾同寂寞,月下漫步共徘徊。

  夜深弹琴寄情思,风起雁鸣声悲哀。若非先生有妙法,何能照亮死心怀。

  萧翼看了,连声叫好。

  “胡乱涂鸦,先生取笑了。施主清。”说完,把签筒递了过来。

  萧翼抽出一支签,是个“招”字。他文不加点,一挥而就:初次相逢度良宵,承蒙大师盛情招。如今一见如旧友,天南地北不为遥。

  酒渣倾去又上浮,心如琴弦已调好。谁人怜惜失群雁,经受狂风受煎熬。

  两人相互唱和,乐在其中,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他们畅饮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萧翼才依依不舍地向辨才告辞。

  “施主方便时,还请到此一叙。”辨才说。

  “几日之后,弟子再来打扰上人。”过了几天,萧翼带着酒来到寺中,与辨才饮酒作诗,高谈阔论,两人都觉得欢快无比。几次下来,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

  一个月之后,萧翼带着梁元帝亲手书写的职贡图,与辨才一同鉴赏。他们一边观赏,一边议论,萧翼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书法方面引。

  “若是论起书法,天下没有人比得上二王。”辨才道。

  “大师说的是。在下自幼学习二王书法,至今仍然未能得其精髓。弟子心有不甘,现在还在认真练习。为练习方便,有几幅字帖常常带在身边。”“是真迹还是复制品?”“当然是真迹。”萧翼道。

  “哦?”“大师若是不信,明天我把它们带来,请大师鉴别。”萧翼道。

  “施主带来给我鉴赏,真是三生有幸!”第二天,萧翼如约前往。辨才将他带来的一一展开细看,果然都是王羲之、王献之的真迹。

  “这八幅字帖果然是二王所书,实为书法作品中的珍品。它们虽为佳作,但与《兰亭序》相比,却又差些。”辨才说。

  “同是一个人写的,不会有多少差别。”萧翼故意与他抬杠。

  “施主此言差矣,同一个人写的文章,由于当时的情势不同,文章的内容、文采往往有很大的差别。书法作品亦是如此,虽然是同一个人写的,高低上下也有差异。”“大师所言固然有理,只是在下见到的二王作品,都是差不多的。”“贫僧有幅王羲之的《兰亭序》,那才是二王书法中的精萧翼见他中了圈套,心中一喜,嘴上却故意说:“屡经战乱,《兰亭序》早已不知下落。

  上人手中的一幅,只怕是膺品。”辨才笑了笑说:“我师智永大师,是王羲之的七世孙。他去世前将它交给我,怎会是假的?明日施主前来,一见便知。”第二天一早,萧翼便来了,辨才让徒弟搬来梯子,亲自爬上大梁,从孔穴中把《兰亭序》取了出来。

  “假如不是用这个办法骗老和尚,只怕是一辈子也搜不出来。”萧翼心中暗想。

  辨才爬下梯子,将《兰亭序》展开,得意洋洋地说:“施主请看。”萧翼一看,便知是真迹。此帖写得有章有法,无一字不妙,难怪世人称它为书法作品中的第一佳作。

  他有心胡缠,故意找岔子:“依我看,这幅字只怕是假的。”“何以见得?”辨才不悦地问。“你看这个‘之’字跟那个‘之’字大不相同,笔势有异。只怕是摹仿的人功力不够,露出了马脚。”“施主如何这般说法,它的妙处就在这里!你看帖中所有相同的字,写法没有相同的。要是都一样,还有什么妙处可言!”一个说是假的,一个说是真迹,结果两个争得面红耳赤。

  辨才将《兰亭序》从大梁一取出之后,没有再放上去,与萧翼带来的二王作品一起放在桌子上,一有空闲便来习字。

  萧翼经常与辨才往来,小徒们知道他是师傅的好友,对他没有丝毫戒心。

  一天,萧翼得知辨才应严迁之邀,到记南桥南严迁家去吃饭,便急忙赶到佛寺,对小和尚说:“我的手绢忘在你师傅的房里,我进去拿一拿。”小徒打开辨才的房门,让他进去。他见四下无人,便将《兰亭序》和从宫中带来的二王作品,全部席卷而去。

  他一阵紧赶,来到了永安驿。他对驿站的头头说:“我是朝中御史,奉旨来到这里。你快去通知都督大人,要他马上到这里来听旨。”都督齐善行得到消息,立即骑马跑来了。两人互相施礼后,萧翼宣读了圣旨。随后,他又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告诉了齐善行。

  齐善行立即派人去传唤辨才,那时候,辨才还在严迁家中,尚未返回寺院。

  “辨才大师,都督大人有请,御史大人也想见见您。”来人说。辨才不知道都督为什么突然传唤他,于是向来人问道:“大人找贫僧何事?”“小人不知。”辨才无奈,只得随来人前去。

  到了都督那里,看到萧翼穿着官服,坐在都督身旁,辨才不觉大吃一惊。

  “辨才大师,下官奉圣上之命,前来索取《兰亭序》。现在,《兰亭序》已经被我拿到了,特地向大师告辞。”辨才已有80 多岁了,哪里经得起这样沉重的打击?听了这话,马上昏了过去,过了许久才苏醒。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默默无语地悲伤离去。

  辨才回去以后就生了病,饭也不能吃,只能喝点儿米汤,在无限痛苦中打发残年。

  萧翼生怕路上有闪失,急急赶回京城。唐太宗见了朝恩暮想了好多年的《兰亭序》,心里欣喜之极。

  房玄龄因荐人有功,唐太宗赐予他锦锻千匹。萧翼的功劳最大,既升了官,又得到了许多赏赐。

  唐太宗本想惩治辨才和尚,转念一想,《兰亭序》已经到手,治他的罪也没多大意思,再说他已80 多了,又生了病,已经活不了多久,不如免了他的罪,以显示自己的仁慈。

  几个月以后,唐太宗赐予辨才布匹3000 匹,粮食3000 石,由绍兴府库拨给。辨才不愿享用官府的钱财,用它造了一座宝塔。一年之后辨才在悲痛、懊丧中凄苦地死去。

  唐太宗下令要拓碑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真四人,每人复制几本《兰亭序》,用来赐予太子、王爷以及亲信大臣。

  贞观23 年,唐太宗生了重病,住在玉华宫含风殿。

  弥留之际,他把儿子李治唤到跟前,对他说道:“现在,我想跟你要件东西。你要是真的孝敬我,就不要违背我的心原。”李治连忙呜咽着说:“父皇在上,孩儿一定从命。”“我想要的,就是《兰亭序》,你。。就给我带走吧。”说完,他便断了气。

  唐高宗李治在办唐太宗李世民的丧事时,将《兰亭序》的真迹殉葬。后世流传的《兰亭序》,是当时的复制本。

  《兰亭序》真迹的命运并未就此结束。据《新五代史·温韬传》载,唐末五代时,军阀温韬在陕西关中一带任节度使的七年时间里,“唐帝之陵墓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唐太宗的昭陵自然难以幸免。

  据说昭陵被打开时,那些陪葬的钟繇、王羲之等人的书法真迹都在,而且“钟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被温韬盗掘出来的一些书法珍品,宋朝时还有人说见过。如此看来,《兰亭序》应该是被盗掘出来之后再遗失的。

  当然,这个结果是不少人无法接受的。因此,后人关于《兰亭序》的下落又有了种种说法:有的说,在温韬盗掘出土的宝物清单上,并没有《兰亭序》,因而可能没有 被盗;也有人说,《兰亭序》并未随李世民埋藏到昭陵之中,而是埋在唐高宗李治的陵墓之中;还有的说,《兰亭序》随唐太宗下葬时,被他的姐妹用伪本调包了, 真迹依然留存人间……各种说法,不一而足。


4add0000ca6674962f3d.jpg

唐太宗昭陵


       老百姓也有另外一种说法,说该集序没有被唐太宗带入昭陵,而是被武则天得到。无论被谁得到,等这两处陵墓发掘以后,就可以真相见日。但是太宗陵墓曾多次被盗,《兰亭序》是否还陪伴着他,又是一个不解之谜。

---中国书画精英网http://www.chinashj.cn


Powered by 中国书画精英网 ©2013-2018 www.chinashj.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