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精英网
致力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传承与弘扬,为您提供业界动态、拍卖资讯 、展览信息、历代现代名家书画名家介绍、书画知识、书画投资、书画作品欣赏、网上画展、书画大赛信息。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名家轶事

徐悲鸿与他的两位妻子和红颜

2017-12-22 20:23:40 中国书画精英网 阅读

t01a0e1248f37cfdff4.jpg

  第一位妻子蒋碧薇

  徐悲鸿的第一位妻子名叫蒋碧薇,江苏宜兴人,十二岁由父母做主与人订亲,十七岁那年到了上海,遇到了徐悲鸿。当时徐悲鸿年少英俊,才华横溢,在绘画方面已显日后的大气象,蒋碧薇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第二年便与徐悲鸿私奔至日本,而后又流浪北平,又到巴黎时,他们认识了从伦敦来到巴黎的张道潘,那是1921年的事情。这次会面,给张道藩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徐悲鸿的妻子张碧薇。几番接触,张道藩向蒋碧薇射出了爱神之箭。

  1925年,国内政局动荡不安,留学生官费停发,为了能继续留学,徐悲鸿只身前往新加坡筹款,这时蒋碧薇就靠徐悲鸿的朋友予以照料,张道潘是最热心的一个。张道潘不但有钱,而且是个花花公子,蒋碧薇便成了他的无数个女人中一个,只是他们保持了比较长久的关系。徐悲鸿除了艺术之外,几乎不懂得怎样呵护自己的妻子。

  1926年2月,蒋碧薇收到了张道藩从意大利寄来的一封求爱长信。张道藩的这封信使蒋碧薇陷入万分痛苦的境地。最终蒋碧薇十分理智地回了一封长信,劝张道藩忘了她。张道藩在极度失望中与一位名叫苏珊的法国姑娘结了婚。

  1928年,徐悲鸿受聘为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全家由上海迁居南京丹凤街中央大学宿舍。住的是一幢两层的旧式楼房,共住有四家教授,徐悲鸿居住四间房子,蒋碧薇的父母也与他们住在一起。由于拥挤,徐悲鸿总到艺术系画室去作画。

  1929年11月,蒋碧薇生下了女儿徐静斐。

  蒋碧薇与张道藩在国内重逢的时候,张道藩已当上了南京市政府的主任秘书。已做了母亲并怀上第二个孩子的蒋碧薇长期缺乏对丈夫的理解,而徐悲鸿醉心于艺术,对妻子也少有体贴,双方性格都很倔强,渐渐产生了感情裂痕。与张道藩的相见,无形中勾起了蒋碧薇曾失落的梦幻。加上花边新闻对徐悲鸿与孙多慈的师生关系的渲染,给本来已不和睦的家庭平添了一层阴影。而张道藩也始终未忘对蒋碧薇的恋情,再次成为徐悲鸿家中的常客。

  1932年12月,徐公馆建成。这是由几个朋友资助、筹款,徐悲鸿在傅厚岗6号盖的一幢楼房。这是一座精巧别致的两层小楼,有客厅、餐厅、卧室、画室、浴室、卫生间等,前后还有宽敞的庭院,院内有两棵高大的白杨,四周用篱笆筑成围墙。年底,他家搬进了新居。楼下左边是一间阳光充足的大画室,右边是一间饭厅,一间客厅;楼上两间卧室,徐悲鸿夫妻住一间,徐静斐和哥哥住一间;三层小阁楼上则住着徐静斐的大表姐程静子女士;楼后的一排木平房是男女佣人的住处。

  这时已是九一八事变发生一年后国难沉重的严冬,徐悲鸿不忘国耻和居安思危,便将新居取为“危巢”。但蒋碧薇认为此名不吉利,不久就取消了。蒋碧薇将公馆布置得一派法国气氛,给人以雍容典雅之感,庭院梅竹扶疏,桃柳掩映,令人赏心悦目。

  搬入傅厚岗后,徐悲鸿在家的时间较过去多了,只要不去“中大”上课,便在画室作画,一画就是好几个小时,画的国画将整个画室地面都铺满了。家里人经常等他吃饭,菜热好又凉,凉了又热,他都不出来吃。他的脾气是作画到入神时,谁也不能惊动他,一定要把那幅画画完才罢休。

  徐悲鸿在“中大”艺术系当教授,每月薪金300元,蒋碧薇在家料理家务,招待客人,生活优裕而安定。但夫妻两人却常常争吵,起因是徐悲鸿喜爱收藏古董古画及金石图章,一见到好画好古董,爱之如命,不惜重金加以收买;而妻子喜欢过舒适生活,又好请客,双方都要花钱,尽管徐悲鸿的收入很高,仍不免有矛盾,因此发生争吵。

第二位妻子廖静文

       1942年底,重庆中国美术学院筹备处在桂林招考图书管理员,正值豆蔻年华的廖静文报名参加了考试。一个星期后,她收到了面试通知。在她欣喜之余,得知主持面试的竟是举世闻名的画家徐悲鸿先生,便不免有些紧张和羞怯。廖静文以优秀的表现获得了徐悲鸿先生的赏识,获得了图书管理员的职位。

     她白天帮徐悲鸿整理收藏和作品,晚上泛舟漓江之上赏月谈心,在那战乱的年代,廖静文与徐悲鸿先生虽心系国难,但仍在这块人间仙境寻觅到了短暂的诗情画意。

     桂林的短暂接触使廖静文对徐悲鸿先生的事业和家庭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但途经贵州发生的一个小小插曲却让她有机会窥探到徐悲鸿的内心。一次,在贵阳师范学院,廖静文偶遇一位曾经是学校校花的交际花,波浪形的长发垂肩,面部线条非常柔媚,她娉娉婷婷地从廖静文身边走过去。她那细腰大摆的黑色丝绒大衣,将她那身体的曲线,白皙的皮肤,涂了唇膏的猩红嘴唇,衬托得分外鲜明。 这本是一道擦身而过的“风景”,但同学的一句话却让廖静文心潮澎湃:“听说有人将她介绍给徐悲鸿先生,她对这位画家也表示钦慕,但是徐悲鸿先生却婉言谢绝了。”   

       这位女士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为什么作为艺术家的徐悲鸿却对她不感兴趣?而她却是许多人倾慕追求的对象啊!外形美不等于内心的美,也许徐悲鸿要求更高尚的东西。美应当是淳朴自然,不加雕饰,美还应和精神联系在一起……同学们议论纷纷。只有廖静文一个人沉思不语,她隐约明白了先生心中选择人生伴侣的标准。或许自己能成为他的知音?廖静文仿佛受到了鼓舞,开始了少女对爱情的想象…… 从桂林到重庆,廖静文和徐悲鸿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徐先生的博学多才和刚正的人品深深地吸引着年轻的廖静文,彼此之间的关照与扶助使爱的情愫在二人心中不断滋长。但28岁的年龄差距成为了一道世俗的鸿沟,曾经失败的婚姻也带给徐悲鸿先生难以抚平的伤痛。在各种压力面前,是让爱情破茧而出,还是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两个深深相爱的人承受着无尽的彳旁徨与痛苦。徐悲鸿曾深情地倾诉:“我曾反复考虑过,我今年四十八岁了,比你年长了二十八岁,我原不应该这样要求你,但感情这种东西却往往是这样出人意料。在个人感情方面,我已压抑多年了,没有料到,终于在你面前倾倒出来。我看到了一个淳朴的女性形象,因而重新燃起了渴求爱情和家庭的欲望。” 

       徐悲鸿先生的前妻蒋碧微曾经阻挠过他们的结合,而来自家人的强大阻力更是让纯洁的廖静文无力承受。当她痛下决心选择离开时,徐先生在她就要跨上船舷的那一瞬间拉住了她的手。这一刻,充溢于他们心中的只有爱情,原来情到浓时,一切都可以云淡风轻。

  终于,徐悲鸿和廖静文在贵阳正式举行了订婚仪式。廖静文永难忘记那天的甜蜜:“徐悲鸿亲切地对我说:'静,以后不许再叫我先生了,应该叫我的名字。’'悲鸿!’我快乐地叫着,'没有您的命令,我不敢这样称呼您。’他由衷地大笑起来......

  徐悲鸿与孙多慈师生恋

  由于事业上没有共同语言,生活上得不到应有的爱抚,徐悲鸿常常处于一种郁郁苦闷之中。在他精心任教之时,对女弟子孙多慈的才能颇为欣赏,常常课外点拨,师生感情甚笃,不久坠入爱河。悲鸿刻一印章曰“大慈大悲”,即暗合二名字在内。事后为夫人闻之,大肆吵闹,孙父对女儿的行为也极力反对,不许徐悲鸿与其女儿来往,弄得满城风雨。

  在新居落成之时,孙多慈特购枫树苗百株作为点缀庭院之用,也为祝贺老师新画室的建成。但事机不密,又为蒋碧薇得知,怒不可遏,做炊之薪。徐悲鸿异常气恼,但慑于夫人之怒,忍气吞声,悲痛之余,乃将其室取名为“无枫堂”,并刻“无枫堂”印章以抒郁愤和不忘孙多慈。那一时期他的画室也常以画枫树为景,每画必钤上“无枫堂”印章,以示怀念这一隐痛。此后,徐蒋关系每况愈下。

  急雨狂风势不禁,

  放舟弃棹迁亭阴。

  剥莲认识心中苦,

  独自沉沉味苦心。

  小诗录以少陵道兄。

  悲鸿。

  这是徐悲鸿在隐痛中写的一首诗,显然不是为好友王少陵写的。王少陵居纽约,一直将徐悲鸿的手迹诗悬挂在客室中,知情者一看便知这是写给一位心爱的女性。

  据王少陵说,徐、孙二人分离多年仍有书信不断,当年王从大陆回美,临行前向徐悲鸿告别,徐悲鸿正在画室写这首诗,得知王少陵即回美,徐悲鸿要画幅画送他纪念,因赶飞机来不及了,王少陵便要了这首墨迹尚没干的诗。徐悲鸿说这是写给孙多慈的。后来,孙多慈每次从台湾去美国见王少陵,每次见到挂在墙上玻璃框中的这首诗,都心酸落泪,她知道这是徐悲鸿写给她的。

  孙多慈后来嫁给了许绍棣,婚后十分后悔,二人间从来没有感情,年龄也悬殊二三十岁,经常口战。许绍棣是坚决呈请国民党中央通讯社通缉“堕落文人鲁迅”的党棍文人,在其妻生病期间,许又看上了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答应王和达夫离婚后娶她。但王映霞和郁达夫离婚后,许绍棣又看上了更年轻貌美的孙多慈。孙多慈爱徐悲鸿,但徐悲鸿却无法和蒋碧薇离婚。许绍棣的原妻已死,在许的追求下,孙多慈嫁给了他。后来随许到了台湾。但她一直看不起许,更加思念徐悲鸿,经常借故从台湾去美国,住在女物理学家吴健雄家里,也多次去王少陵家,每次见到徐悲鸿的诗,都忍不住落泪,感叹很久。

  1952年,在台湾师范大学任教的、40岁左右的孙多慈画的《寒江孤帆图》,题写了一首她当年写给徐悲鸿的五言诗:

  极目孤帆远,无言上小楼。

  寒江沉落日,黄叶下深秋。

  风励防侵体,云峰尽入眸。

  不知天地外,更有几人愁?

  孙多慈晚年患乳腺癌,1975年2月在物理学家吴健雄美国的家里逝世。

  吴健雄是孙多慈南京中央大学的同学。孙多慈和徐悲鸿师生苦恋之际,吴健雄劝过孙多慈面对现实,当断则断,免得越弄越乱。

  抗战爆发后,孙多慈一家流徒到长沙,徐悲鸿赶去看她,还把她一家人接到桂林,又为她在广西省政府谋得一职。他们师生那段日子常去漓江写生,可惜愉快的时光并不太长,孙家全家不久离开桂林迁往浙江丽水,直到徐悲鸿跟蒋碧薇仳离,孙家还是反对女儿跟徐老师好。徐悲鸿到印度讲学那四五年里,孙多慈终于嫁给了浙江教育厅厅长许绍棣,徐悲鸿不久也娶了廖静文。

  孙多慈迁居丽水还跟徐悲鸿通信,写过两首诗给他,五言律诗之外还有一首七绝:

  一片残阳柳万丝,秋风江上挂帆时,

  伤心家园无限恨,红树青山总不知!


Powered by 中国书画精英网 ©2013-2017 www.chinashj.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