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精英网
致力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传承与弘扬,为您提供业界动态、拍卖资讯 、展览信息、历代现代名家书画名家介绍、书画知识、书画投资、书画作品欣赏、网上画展、书画大赛信息。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理论赏析

《千里江山图》画料到底是不是顶级珠宝原料

2017-12-30 14:47:58 中国书画精英网 阅读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幅传奇画作以及所谓“青绿之色千年不败”最大的功臣——矿物颜料。众所周知,这幅长11.915米的《千里江山图》卷是北宋画家王希孟所作,也是他唯一传世作品。根据卷中蔡京的题跋可知,政和三年(公元1113年),王希孟十八岁时便已完成这幅宏伟画卷。而这幅由18岁少年完成的画作却堪称当之无愧的青绿山水画巅峰之作。

《千里江山图》其实不是一幅画,

而是五幅画!

画家花了整整五稿!

第一稿

水墨勾底

图片关键词

第二稿

赭石上色

让后期的冷暖对比更鲜丽

图片关键词

第三层

石绿上色

图片关键词

第四层

再叠加一层石绿

使颜色更丰富有层次

图片关键词

第五层

石青上色,完成

图片关键词

如此庞大的工作量是什么概念?

央美一位教授

只截取了画中的一景临摹

墨稿就耗时37天

石绿阶段耗时15天

石青阶段耗时15天

整整2个半月

才临摹完全画的十分之一不到

按照这个进度

临摹完此画尚且需要两年

但是王希孟只花了半年就全部完成!

难以想象在千年前

那个18岁的少年

是如何日以继夜地伏案挥毫,肆意挥洒!

  《千里江山图》卷每一次展开都无法避免上面的矿物颜料颗粒会有微量掉落,因此在故宫的六十多年里,它只展出过四次。在刚刚过去的故宫特展中,每位观众只被允许在画作前停留五分钟,但依然毫不影响大家对它的热情。相识的朋友对我这样描述她的参观感受:“在排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长队之后,我终于到了展柜前。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被治愈了,高超的画技我可能不懂,但那一定是世上最美的青绿色”。

u=628351049,3136410820&fm=173&s=E0103AD507075D435644867E0300D077&w=640&h=382&img.JPEG

   而所谓“青绿山水画”其主要魅力便在于“青绿”,即使用的矿物颜料石青和石绿。近处的山头呈现绿色,远处的山头呈现蓝色,既符合科学原理,又让画面显得青绿相映、清雅秀丽。从公元1113年至今,将近一千年的时间,《千里江山图》卷依然保持着鲜艳动人的色彩,更要归根于这些矿物颜料,就连画中白色的小人物颜料都是来自千年贝壳的化石“贝王”砗磲 千年不变黄。石青、石绿或许听起来有些陌生,《国家宝藏》介绍到这些颜料时,马上就意识到,原来成就国宝的正是那些我们熟知的宝石们啊。

T2Qnb8XplaXXXXXXXX_!!693214725.jpg

蓝铜矿原石

1514617571930017.jpg

孔雀石原石

b1e85e81cf7a4b25ad3974cecc7d4749.jpeg

“贝王”砗磲 千年不变黄

  中国古代所称的“石青”,即蓝铜矿,是一种含铜的矿物,除用作蓝色颜料外,经常被用来提炼金属铜。而“石绿”,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孔雀石(由于颜色酷似孔雀羽毛而得名)。

  孔雀石在古时也被称为“青琅轩”,是一种古老的玉石材料,文艺的名字配上贵气的外观别有一番味道。本质上它其实是一种碱式碳酸铜,即铜器表面生成的铜绿的成分。一般形成于铜矿床的蚀变带,通常和少量蓝铜矿长在一起,可作为原生铜矿床的找矿标志。孔雀石的单晶体并不常见,通常长成一串串葡萄状的集合体,美丽的花纹和条带是它的鉴别特征

  在西方,孔雀石被用作饰品的历史相当悠久。早在几千年前,古埃及人就将其尊称为“神石”,并认为它具有驱除邪恶的作用。在德国,人们认为佩戴孔雀石可以避免死亡的威胁。其实也就是认为它有着护身符的作用。在我国古代,孔雀石也经常被用来当做观赏石、印章石或饰品,但由于产量较少,普通百姓家很难见到。

  孔雀石天然就呈现浓绿、翠绿的色彩,再加上独特的条带状花纹图案,使其自带一种神秘高雅的气质,而且人工材料很难模仿,因此也逐渐受到许多珠宝品牌的青睐。在选购孔雀石珠宝时,应当谨记孔雀石的魅力就在于其颜色和花纹,因此要尽量选择颜色纯正、质地细腻、花纹富有美感的作品。而在佩戴时,则需注意孔雀石硬度较低、不耐腐蚀,要尽量避免接触汗液、化妆品及尖锐物质。

  现在了解完石青、石绿究竟是什么以后,我们回到开头提出的问题——真的是最上等的宝石都用于颜料,剩下的才用于珠宝制作中吗?我们的回答是:当然不是!首先要知道不是所有的宝石都可以用作颜料的,一般来说用于颜料的都是硬度较低的品种,而红宝石、蓝宝石这些硬度大于研钵的自然磨不成粉,做不了颜料。其次,对能做颜料的宝玉石,“上等”这一词语在颜料领域和珠宝领域标准是差异很大的:颜料考虑的是磨粉后的上色效果,而珠宝领域在意的则是它天然外观的美丽,两者或许会有重叠但绝不是一致的。最后,这一说法很大程度上是指“重文轻商”的古代,如今贸易的发达让宝玉石一经开采便被珠宝商所获得,矿物颜料的需求量也并不是很多,“剩下”一词也就无从谈起了。

    尽管成本高昂、加工复杂、使用难度大,但矿物颜料的耐色性和发色效果均好于有机颜料。无论经过多少遍研磨和提纯,在显微镜下,组成颜料的每一个颗粒都是一个不规则多面体,这样一来除了本身天然的颜色之外,还会向外反射宝玉石特有的光泽,故具有独特而微妙的色相,才成就了画作历经岁月依然动人的色彩。这也深刻诠释了珠宝玉石的美不仅在于外观上的美感,也存在于其即使被反复碾压依然无法磨灭的核心实质——所谓大自然的结晶。

Powered by 中国书画精英网 ©2013-2017 www.chinashj.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