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精英网
致力于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传承与弘扬,为您提供业界动态、拍卖资讯 、展览信息、历代现代名家书画名家介绍、书画知识、书画投资、书画作品欣赏、网上画展、书画大赛信息。
网站首页 > 书画资讯 > 书画动态

永远的张建中纪念会

2018-08-22 17:13:19 中国书画精英网 阅读

       2018年8月19日在滨湖祥舜美学馆召开纪念已故著名书画家张建中先生追思会——“永远的张建中纪念会”出席会议的人员有:丁凡、郭公达、陶天月、邵国荷、周彬、王涛、王佛生、任世杰、张松、金兴安、邢庚、王仁华、贾成中、卢传松、王海金、刘慧、徐文睫、沉浮、王慧、周武、李水天等,以及张老之子张小林和亲属代表。大家观赏了张建中先生的遗作,高度评价他在艺术上取得的杰出成就和对美术事业作的大量工作,表达了对张老的无限怀念之情。

 

图片关键词

 丁凡(张老夫人)、郭公达、周彬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QQ图片20180822105752.jpg

1534907153243192.jpg

QQ图片20180822105758.jpg

QQ图片20180822105745.jpg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图片关键词

QQ图片20180822102139.jpg

 黄山画会常务副会长——周彬




在永远的张建中五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周彬

                                                                                         


        一个有贡献的人,我们不能忘记他。张建中先生对于书画事业是有贡献的,他的贡献主要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他个人在书画创作上取得的杰出成就,他独特的画风不仅影响当代,也将影响后世。另一方面他为书画事业作了大量工作,在1979年他团结了安徽一批爱黄山,画黄山的画家成立了黄山画会,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明年将迎来黄山画会40周年,我们已经开始筹备庆祝活动。1983年,他又发起成立了黄山书画院,培养了一大批书画人才。今年是黄山书画院成立35周年,我们正在筹备35周年师生作品展和出作品集。他还发起成立了黄山画廊,这些在今天看来都不是难事,但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这些作为是要有超前意识和雄才胆略的。

我和张建中先生交往50多年,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今天因时间关系我只讲两件事,其他的有机会再讲。一件事,他对老书画家的敬重和关心。1962年,我来合肥正式跟肖龙士老师学画。他的住房又小又简陋,吃饭作画都在一张小方桌上,平时画的大多是四尺四开,四尺三开的小画。对于一个画大写意的老画家不能画大画是多么难过的事。张建中先生当时在美协任专职画家,他即向领导反映,结果在省文联对面原来中苏友好馆内争取到一间大房子。足有40多平方,北首放了一张大画案给肖老作画,南首放了一张画案给梅华作画,这画室又高又大,明窗净几,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天扶着老人去画室作画。 肖老在这儿画了许多六尺、八尺、丈二的大画,给了老画家一个发挥才华的平台,我有幸侍奉在肖老的身边磨墨理纸,耳濡目染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当时不仅肖老感谢建中先生,我也从内心感激他,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学习的机会。

      我另一位老师,林散之先生调入江苏国画院后常被组织外出游览,林老师将外出写的诗寄给我,我拿去给张建中先生看。1963年春张建中向领导建议,让几位老画家外出体验生活,当时书画家想外出是很难的,不像今天这样荣光。当时没有介绍信旅馆都不让住,最后决定外出的老画家有肖龙士,申茂之,光元鲲,方雪谷,由我负责一路照顾。这样四老一少就下江南了。第一站是巢县,住在卧牛山上临湖宾馆,县委统战部长全程陪伴安排一切活动,我们到的当天恰好我父亲也到了。也住在临湖宾馆,当时巢县属芜湖地区,老画家们听我父亲说他这次是下农村调查,大家一致要求随我父亲去农村看看,还有一位摄影记者为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有一张是我扶着肖老坐在耕田的水泥船上。

     第二站是芜湖市,我父亲直接用车将我们送到芜湖铁山宾馆住下,(当时名叫交际处)。住的是毛主席住过的二栋,老画家们都很高兴。除了游览之外,还和芜湖的张贞一等老画家们餐叙。

      第三站是马鞍山市,市长是夏云,我父亲的老战友,他亲自安排接待。面对烟囱林立,钢水奔流的钢铁城市,老画家们激动不已,尤其肖老对邓小平兼书记的轮毂厂念念不忘。他98岁高龄时,应马鞍山市市长周玉德的邀请,我陪同他重游马鞍山,该厂已更名为第一轧钢厂。在太白楼,老画家和主人品茶畅谈,我则如饥似渴地欣赏墙上的吴昌硕等名家的字画。我第一次游太白楼发现这批字画,想进去看被告知是贵宾室,游客不让进。今天我沾光成了贵宾,一饱眼福,终身难忘。

    第四站南京市,我们住在金陵饭店拜访了江苏国画院。在总统府西花园会见了傅抱石,亚明,钱松岩等书画家。林散之也住在金陵饭店,我们去找他,他外出,他回来后又过来找我们,相见甚欢。第二天我们在参观十竹斋时又碰见了傅抱石。在十竹斋申茂之先生还推荐我买了一个雍正年间的笔洗。南京十竹斋楼下经营文房用品和一般书画家的字画,楼上经营名家字画,我又一饱眼福。

    这次江南之行历时20多天,接待也是超规格的,收获是很大的。老画家们看了农村,城市的新面貌,和当地的书画家进行了交流,大家很满意,文联领导也很满意。

    现在看来这次出游,我的收获也很大,我当时只是名学生未参加工作就担负起这一重任,他锻炼了我独立工作的能力。这次出游,我认识了多位名画家,观赏了大量的书画真迹,开阔了眼界。一路上老画家们对我极好。光元鲲回肥后还特地为我父亲画了张老虎,这张老虎火灾时未被烧掉,有人说老虎不怕火,还送了一个日本的调色碟子给我。申茂之先生是一位饱学之士,路上他和我无话不谈,从齐白石讲到徐悲鸿,蒋碧薇,廖静文。光元鲲和冯茹珍的故事。我受益匪浅。他还在我的一幅墨竹上补了一只瓦雀,作了长题。我将这幅画收入我的第一本书画集。如果没有张建中先生就没有这四老一少江南行。

    第二件事情,上世纪60年代初合肥没有美术馆,就将省博物馆东楼辟为美术馆,由张建中先生负责,刘传文具体管理。张老派我去帮忙,住楼梯口一间房内。具体任务是协调布展人员布展。平时我依然写字画画读书不拿报酬。这段经历对我太重要了。当时从北京,上海,天津,南京,苏州,广州等地引进了一批高水平的展览,一个接一个。这些地方的名家作品,我过去只能从报刊上看到,现在可都是真迹。我可以从布展开始欣赏到展览结束,一饱眼福,提高了眼界。开幕式领导名家云集,我又接触认识了很多人。很多老先生看过展览,路过我门口总要进来坐坐,谈谈展出的作品,我又学到了很多。一次申茂之先生在我房间内看到墙上挂的林散之老师的草书,大吃一惊。我又拿出老师的山水画和诗给他看,他赞不绝口,想不到中国还有如此全面修养的人。我当时很惭愧,一直不懂林老师的草书连申老这样高眼光的人都赞叹。我应该认真认识学习林老的书法。后来张建中先生又在美术馆办了裱画店,我还学会了裱画,还裱好几张自己的画。我在博物馆的几年是值得怀念的,他是我的美术学院。如果没有张建中先生,我得不到这样的学习锻炼平台。东楼美术馆在张建中先生的领导下引进的一批展览和为本省举办的几次大展,其中有安徽五老画展为安徽美术事业做了巨大贡献。

    很多人去了就去了,一段时间后也就被淡忘,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张建中先生离开我们五年了,我们仍在怀念他,我们飞赴三亚与他最后一别,我们到青岛看望他入土为安。一周年,我们为他开了追思会,三周年清明节我们为他扫墓,五周年我们又在这里为他开纪念会,他的作品,他开创的事业将永存,永远的张建中。

  

                                                                                                                                                                          2018年8月19日



图片关键词

 黄山画会副会长——任世杰 


怀张建中先生三百字


君从泰山来,来从黄山游。

三十六峰踏遍,人在画图中。

天设峰峦奇绝处,

始信自是个中人。

齐鲁情未了,南来不望岳。

笔底千钧多冼炼,墨彩流变是遥岑。

丹青调和呈风骨,雄奇简约见精神。

画到峥嵘敢放胆,松石迎客便写真。

古来画师莫惆怅,放眼青山与世新。


江南江北一枝竹,千竿万竿入胸襟。

风雨交加益坚挺,一枝一 叶画到生。

莲花当映日,玉树正临风。

盘桓松林下,行藏云雾中。

厥名曰兰蕙,幽香出深谷。

时值东风到,都入画图中。


师友共携手,创会逍遥津。

  新安伟俊探幽远,拂尽莓苔见华滋。

黄山画道成流派,江水潺缓有清音。

  从艺从教勤扶持,画院弦歌声入云。

老树新枝春共发,黄山画派有传人。


 半岛琼岛频颠连,春去秋来多误身。

昔日君子不怀居,此翁宜放山水间。

  梦里峰峦追思远,魂牵徽山自难寻。

他日归来伴黄岳,饮泉抚松见情真。

呜呼,留得人生笔墨痕!  

                               任世杰戊戌夏月长歌行有怀



图片关键词

 著名作家——金兴安 

赤子之心

——怀念张建中先生

金兴安

    我与张老曾在一个单位共事,他是我尊敬的领导和崇敬的师长,又是忘年交的朋友。在他人生最后的四年里,我一直与他保持频繁的接触和友好的交往。记得2010年3月,我打听到张老在三亚居住的消息后,当即决定飞往三亚看望他,采访他。此后我每年都去三亚,仅2013年上半年我就连续三次去三亚,最后一次的时间是2013年5月28日至5月31日,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次竟是我见到张老最后的日子。在四年里除我6次飞三亚与他谋面外,还有不计其数的电话交谈和书信来往,真可谓是密集性的交往四年。又由于张老的人生阅历丰富,学识渊博,加之爱好和兴趣广泛,以至于我俩见面的谈话内容更是丰富多彩,无所不及。谈社会、谈人生、谈书画、谈文学、谈收藏、谈交友。但我现在回忆起来,谈论最多的话题还是我们黄山书画院的人和事。记得在我俩每次谈话中都不知不觉地谈到这一话题。原先张老只是一般的询问,询问办学情况及社会影响,询问一批曾为黄山书画院义务教学的书画家们生活、身体状况,黎光祖、郑若泉、郭公达、陶天月、周彬等皆一一问到。张老对这些不计报酬,不计名利而献身于黄山书画院教育的书画家们给予高度评价和由衷的感谢,特别是对高龄还坚持教学的黎光祖、郑若泉等更是表示敬重和敬佩。后来张老就谈起他当年为何联合我省一批著名的书画家创办黄山画会和黄山书画院的背景和初衷。张老说,黄山书画院的宗旨即是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创办一所新型的艺术学校,全面开展群众性的书画艺术教育,培养社会各类的书画人才,为安徽乃至全国的书画艺术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再后来,张老向我谈起黄山书画院的坚守和发展,希望和未来。并对我提出要求:“周彬院长年龄大了,事又多,你要时常到他那里看看,要多关心,多支持黄山书画院的工作。”

    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张老以其独具创新的理念出资购房作教室亲手办起黄山书画院那天起,一直到他逝世的前夕,他心里时时刻刻装着黄山书画院。他人在三亚,心在合肥,他珍惜书画院的昨天,关注书画院今天,更加期待书画院的明天。如今,黄山书画院经历了35年风雨,不改初心,一路走来。已培养出全国各地的书画人才一万多人,探索出一条社会办学的新路,在全省、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想,这一举世瞩目的业绩,张老的在天之灵也会得到慰藉的。

    在追思和怀念张建中老先生逝世五周年的今天,我们就是要学习他开创了培养和造就人民大众书画艺术的先河,就是要学习他敢为人梯的精神风范,就是要学习他对书画事业对黄山书画院的一颗赤子之心。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中国书画精英网http://www.chinashj.cn


Powered by 中国书画精英网 ©2013-2018 www.chinashj.cn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761号